德甲

雷震八荒 第七百一十六章 、各宗的布置

2019-10-12 18:57: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雷震八荒 第七百一十六章 、各宗的布置

“好了,两位师弟也不用再谈论这个事情了,毕竟师妹逃离天盈门的事情,已经都过去很多年了,再谈论下去也是于事无补,如今还是先讨论一下两天之后的具体事宜吧。”全柏纳又淡淡地讲道。

“全师兄,刚才不是都商议完了么,反正只等骁兽谷那些家伙动手,那我们也动手,将他们杀个片甲不留,甚至连天南修仙界七宗前来观礼的修士,全部灭杀干净,也让天南修仙界修士知道安宁谷修仙界的厉害。”朱洵雅又冷冷地讲道。

“话虽如此,可是我们天盈门还是不要太张扬得好,避免刀砍地头蛇,最后沦落到好处捞不到,却弄得惹火烧身,所以还是要见机行事了。”全柏纳又淡淡地讲道。

“我同意全师兄的建议,毕竟安宁谷修仙界各门派遇到了一致的目标是,便会临时结盟,可是也难保一遇到利益分歧的时刻,就在我们天盈门背后使暗枪,连天盈门也算计在里面,最后导致天盈门遭到别人的暗算。”吕克舒也点头称道。

“这个师弟就不管了,反正发号施令的是全师兄,如今在这个打击对手,壮大自己的机会面前,能否得到多少好处,也只能看全师兄的安排了,若是没什么事情,师弟就告退了。”朱洵雅冷笑了一下,讲道,然后起身便离开了。

全柏纳与吕克舒两人望着朱洵雅的离开,顿时都摇了摇头,而吕克舒冷冷地讲道:“朱洵雅一系凭借着宗主的重用,越来越不将别人放在眼里了,真是气煞老夫了。”

“呵呵,吕师弟,他们一系的弟子已经掌权了,你要让他们客客气气的,那是都很难的,幸好你远离宗门,坐镇天音阁才能明哲保身,像师兄等人在宗门里面就要小心翼翼的,避免出现任何纰漏,害怕被人抓到小辫子啊。”全柏纳又无奈地笑了一下,讲道。

“哎!师妹也就是不堪别人的欺凌,才离开了宗门,前往天南修仙界的,最后却落得个客死他乡,真是悲惨啊。”吕克舒叹息了一下,望着小楼外面,无奈地摇了摇头。

玲音仙子刚出三位金丹期长老的厅堂,就与想要甘亮廉等人告别,返回自己的房子,顿时却听到了一个身材高大,浓眉大眼的筑基后期喊道:“玲音师妹,如此着急离开,是不是又想去会那个什么万狄子啊。”

“这不

,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个丑陋无比的人,难道是想作为双修伴侣的么!”一个身材瘦小,却是五官精细的男弟子,也笑着喊道。

“哎呀,原来玲音师妹也有寂寞的一天啊,那平时都是在装清高了,现在如此多师兄弟,那一个比那个万狄子差啊,哈哈。”一个眼神中露出了一丝波光的女弟子,也出言讽刺道。

“许余阳师兄、邓京西师兄、丁玉红师姐,本师妹的事情你们少管,告辞了。”玲音仙子冷冷一笑,望了几人眼,就立即返回庭院了。

“自以为是,不知所谓!”身材瘦小的邓京西见到了玲音仙子离开,就冷冷骂道。

“哼,小狐狸精,也不知道哪里好,一副高人一等的样子!”眼中露出波光的丁玉红就冷哼着骂道。

“额,各位师兄弟、师妹,大家都是同门弟子,你们也不用对玲音师妹如此苛刻了。”甘亮廉立即劝解道。

“呵呵,说的是,各位告辞了。”许余阳立即冷笑了一下,就拱手离开了。

而邓京西与丁玉红两人也是冷笑了一下,就离开了,而且还在不停地辱骂着玲音仙子,而丁玉红更大大声咒骂玲音仙子从中作梗,才导致他们追杀的航淡铭逃脱了,所以许余阳等人对于玲音仙子也是恨之入骨。

等到许余阳几人离开了之后,景恬忻便笑了笑讲道:“嘻嘻,荆师兄与许余阳师兄是同门师兄,可是对于玲音师妹的态度真是有天壤之别啊,这就有些怪异了。”

“景师妹,别将他与我相提并论,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也没什么好说的。”荆霄赏就笑了一下,讲道。

“那也是,如今我们也回去吧,好好的养精蓄锐两天,估计将有好戏上演了,嘻嘻。”景恬忻又对着其他三人讲道。

“好。”甘亮廉等人就点了点头,回答道,然后就离开了。

玲音仙子则是气势汹汹地回到了居住的小楼,便开始对龟宝愤怒地挑衅、责骂,讽刺,可惜龟宝并没有回应,直接闭眼修炼,或是查看玉简,根本没对玲音仙子回应。

顿时玲音仙子便觉得没趣了,就坐在了龟宝的面前,静静地盯着他,顿时让龟宝一阵惊讶,而且还浑身觉得不自在,但是龟宝也知道玲音仙子一定是受了什么气,回来之后就胡乱撒气了。

之前杨少初从清丹宗出来之后,便与玲音仙子等人分开了,然后就到了后山的一个殿堂中,此时里面已经坐着很多位金丹期修士了,他们也在都商议着盛会上移交权力的一些事情。

其中一个满脸胡须的白衣锦袍修士坐在做中央,旁边还分布了诸位金丹期修士,中间有一个脸色和善的筑基后期修士,正拿着玉简禀报着事情。

“吉宣封,你负责情况如何了?”坐在上位的白袍路宗门便询问道,而那位脸色和善的筑基后期修士,正是在骁兽谷外面接待修士的弟子。

“启禀宗主,各位长老,如今前往本宗的三个修仙界修士,都几乎到齐了,只有一些零星的修士才慢慢刚来,而且他们的住处也都安排妥当了。”吉宣封就回答道。

“恩,那三个修仙界具体都来了什么修士呢?”一个大小眼,绿色头发的金丹期修士,也冷笑了一下问道。

“启禀竺西陇长老,安宁谷修仙界的其他两大门派都来了,而且还来了许多中等门派的修士,总共有十名金丹期修士,一百余名筑基期修士,其中筑基后期修士也不在少数。

地夷修仙界来了四个门派,分别是魔魂宗、鬼刹宗、阴阳宗三大宗派和炼尸宗,一共来了四名金丹期修士,还有四十几位筑基期修士,其中魔魂宗还来了一位血魂使者,鬼刹宗来了一位庞大少主、阴阳宗也来了一位阴阳老祖的嫡系子孙,地位也相当之高。

天南修仙界来了七个门派,除了极灵宗、天玄宗、清丹宗三大门派之外,还有圣气宗、灵符宗、立阳宗、地灵宗四个中等门派,总共七名金丹期修士,和四十几位筑基期弟子,其中筑基后期修为也有不少。”吉宣封又恭敬地讲道。

“恩,很详细、非常好,你先下去招呼客人吧。”竺西陇点了点头,称赞了一番之后,便又讲道。

“是,弟子告退。”吉宣封就恭敬地施礼,然后收起了玉简,就离开了殿堂中。

此时,一个身材高瘦,满脸麻子的金丹期修士,却是淡淡一笑,讲道:“吉师侄做事情倒是非常细心,至于来如此多的修士,看来必定有一场好戏看啊。”

“边师弟,师兄也想到了一场好戏,只是过两日要顺利进行才可以啊。”竺西陇又淡淡地讲道。

“嘿嘿,说来也是,但是我们布置了如此之久,应该能够施行,至于热闹程度,就只能又其他门派去把持了。”边阳杰冷冷一笑,又讲道。

“对了,杨少初师侄,你在门派中监视各个宗派的修士,有什么收获么?”竺西陇又对着杨少初问道。

而杨少初来了许久,便站在了一旁,等待众位高层长老的问话了,随即就恭敬地讲道:“启禀宗主、各位长老,并没有什么大事情发生,而三个修仙界的各派的修士,一般都在各自修仙界的门派中走动,也很少接洽其他修仙界的修士。

但是鬼刹门的高层修士倒是拜访过地夷修仙界鬼刹宗的修士;天盈门的高层修士也去拜访过阴阳宗的修士;天南修仙界的各种高层修士,也齐聚极灵宗暂居的房子,似乎也在商议盛会的事情。

而且在天盈门中,倒是出现了一个有趣的事情,就是他们宗门出了一位实力的强悍弟子,叫做万狄子,修为在筑基后期九层,但是从历次与天盈门的交往中,却从未听说过有这样一名弟子。

另外就是天盈门的玲音仙子带领着这位弟子与另外一位女弟子,一起去到了极灵宗与清丹宗的暂居的庭院,准备找他们的晦气,还差点大大出手,而这位叫做万狄子的,就展现出了非常强悍的实力了,狠狠地压制了两宗同修为的弟子了。”

众人听到杨少初将连日来的情况说了一遍,也都点了点头,并没有什么惊讶之处,毕竟这与他们预计的倒是没有什么不同了。

“恩,那就好,只要他们没有在盛会举行之前,出现什么厮杀的情况,一些小节就可以不理了,而你也要严加监视,避免出现什么差错了。”路宗主点了点头,立即吩咐道。

“是宗主,弟子告退。”杨少初也恭敬地施礼,然后就离开了。

“嘿嘿,看来这天盈门还隐藏着一些厉害弟子,可惜既然来到了骁兽谷,也就别想回去了,如今正好一打尽。”边阳杰又是冷笑了一下,喃喃地讲道。

“是啊,如今天南修仙界的各个宗派,又来了如此多修士,同样教他们有来无回,让他们知道我们骁兽谷的厉害。”竺西陇脸上带着一丝狠色,声音中也带着怒气,便讲道。

泸州治性病好的医院
青海牛皮癣医院
鄂州妇科
柳州整形美容
青海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