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采个娘子来养家 184 骨汤冻豆腐

2019-10-12 23:00: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采个娘子来养家 184 骨汤冻豆腐

过了腊八就是年,人紧赶慢赶,忙得脚打后脑勺,才堪堪赶在年前准备好过年所需的一切。

腊月二十一场雪,第二日起来就有些凉森森的,宋好年拉着板车送豆腐,脚底一打滑,不小心把一板豆腐磕在雪地里,很快就冻上。

他回来又取一块豆腐给人送去,百合见豆腐上头沾了些泥,忙问:“摔跤啦?你有没有摔着?”

宋好年说:“我倒没事,就是这块豆腐要扔掉,怪可惜的。”

人没事就好,百合笑道:“你去,这个我有法子。”

她找把刀,把沾雪弄脏的部分切掉,剩下还是雪白干净的好豆腐,直接放到雪地里冻上,如今温度低,再过两日就有冻豆腐吃。天寒地冻的,也不怕它坏掉。

等到水豆腐光滑的表面出现一个个蜂窝状的小孔,这豆腐便算是冻好了。

这两日趁着天气好的时候,百合把腊梅家里打扫出来,被褥都拖到日头底下晒,屋子里也要生两盆火暖一暖,免得人回来,屋里冷冰冰的,汪大娘年纪也不怕冻坏了她。腊月二十三这日,不到晌午,汪小福和腊梅带着汪大娘、青松、文娃等人雇了两辆马车回来,车先停在豆腐店门口,众人都冻得嘴唇发乌,百合连忙把人迎进店里烤火,又盛滚烫的豆浆、豆花来给他

们吃。

众人连吃带烤火,肚子里身上都暖和起来,这才缓过气。

文娃爹娘就在豆腐店做活,他也不回家,就在后头灶间笑嘻嘻地跟他爹娘说话。他爹娘见他如今长得很高,精气神十足,都高兴得不得了。

中间百合到后头看一眼,只见文娃娘正一边笑一边抹眼泪,文娃笑着说:“可别哭啦,我们掌柜的说,来年给我们涨工钱哩,等我赚够钱,也把你们接进城里享福去!”

汪小福几个人歇一阵,又要赶车往家走,百合说:“今儿一早我就往你们屋里去生上火,这会子屋子该是热的,你们进门前先通通风,免得叫炭气熏着。”

腊梅答应着一径去了,还把青松拉去给她帮忙,青松说:“大姐你不晓得,三姐越来越泼辣了,我都不敢惹她!”

“快去罢,收拾好东西,跟你三姐说晌午去我家吃饭。”百合巴不得腊梅泼辣些,做生意的人家,和气生财固然好,要是真个软弱,要被人骑到头顶上来的。

汪小福和腊梅这回带回来不少东西,时近晌午还没归置好,百合先回家做饭,跟妹子说:“等下你先来吃饭,吃完饭再收拾不迟。”

百合早上离家前往灶上煮了一锅肋排肉,拿小火焖着,这会儿回家掀开锅盖一看,正煮得骨肉分离,酥烂入味。

她把骨头捞出来,肉撕烂放在盘子里晾着,再切些腊肠、血馍,另外一个盘子里盛上十几个圆溜溜的肉丸子,就是两三个菜。

锅里的肉汤滤一遍,加上盐和花椒面,就是一锅香喷喷热腾腾的清汤。百合找了个煮粥用的平底深锅,架到铁皮炉子上,把清汤倒进去煮。

肉菜备好,再把前两日冻好的豆腐切成小块装一盘,温水发些红薯细粉条装一盘,洗一把豆芽,最后切半颗白菜就齐活儿。

腊梅一家子到时,百合把人让进厨房里,叫青松从隔壁借几个凳子来,几个人围着锅子边煮边吃,又暖和又亲香。

先下肉,肉早就熟透,这会儿一热就能吃,百合拿蒜泥、秋油、醋、蒜苗、葱末、油泼辣子和花椒粉调了个蘸料,除去汪大娘吃不了辣,其他人一人一个小碗。

把肉捞上来蘸一蘸,前不久才杀的猪肉又香又嫩,肥瘦适中,又煮的烂软,叫人简直停不下筷子。

再把冻豆腐和肉丸子倒进去煮,慢慢涮些个腊肠和血馍,等肉都吃完,冻豆腐也刚好煮透。

冻豆腐松软多孔,孔隙吸饱了香浓的汤汁,光是这样就非常鲜美,再在蘸料里打个滚儿,入口有豆腐的香、肉汤的浓、辣椒的醒神,好吃到差点把舌头吞下去。

腊梅长出一口气,擦擦鼻尖沁出的汗珠,道是:“今儿一早上冻得我五脏都是凉的,这下可算是活过来了。”

青松不说话,忙着抢冻豆腐吃,偏他忘了有句俗话叫“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冻豆腐在碗里看着凉了,实则里头汤汁饱满,还滚烫,他给烫得直抽气,舌头发麻,眼泪汪汪地还不肯停下。

宋好年笑道:“你急啥,想吃再给你做就是

,慢些。”

青松含糊不清地说:“烫、烫得我心口都疼了,可是好吃!”

末了再下几样素菜进去清清嘴,在这样冷冰冰又潮湿的天气里,每个人都吃出一头汗来,连骨头缝里都是热烘烘的,真是再舒坦不过。

吃过饭腊梅跟汪小福回去继续收拾,百合留汪大娘:“你们屋里虽然生着火盆,到底长久不住人,只怕还冷,今儿你老人家就先在我这里消磨一阵罢。”

汪大娘坐在炕沿上,只觉得身子底下暖洋洋的,十分舒服,笑道:“到底是炕暖和些。”

汪小福说:“娘年纪大身上就寒冷,先在大年哥这里坐着,等我们收拾好东西再接你回去。开年我们在城里的房子里也打一台炕,保准叫你睡得舒服。”

汪大娘笑眯眯地叫他们去,见床头放着一把麻皮,她是闲不住的人,又不肯白受别人好处,便拿起来搓麻绳,不一会儿就搓出老长一段。

百合看到说:“到底你老人家手巧,我平日里觉得自己搓得就算不错了,跟你老人家一比,还差得远哩。”

实际上是她手到底嫩些,虽不比大户人家的女眷手心柔嫩,可也没多少老茧。似汪大娘这样劳苦一辈子的,手心里厚厚的一层老茧,比宋好年也不差啥,搓起麻绳来又快又有力,麻绳也均匀结实。

汪大娘叫百合夸得一乐:“我这把老骨头还有些用处。”

青松歇一阵就要回村里,百合留他:“你就住下罢,明儿把爹娘也接过来,今年咱们在镇上过年。”

青松摇头说:“哪有在别人家里过年的?平日里便罢,这是过年,爹娘不会来。”过年要祭祖,李家的祖先都在柳山村,李篾匠老俩口就要守住先人。

青松是家里小一辈唯一的男丁,他要是不回去,哪个给先人供香火?

汪大娘也劝百合:“先人要紧,不然我们在城里过得好好的,为啥还要回来过年?你叫青松回去,等开年再把你爹娘接来住也使得。”

百合这才不再留青松,只道:“那你等等,我给你找个背篼,你背些吃的回去。”

青松叫苦不迭:“我的大姐!我自个儿就带回来不少东西,还在三姐那里叫她收拾,你再叫我背,我哪里背得动?”

“这也简单,”宋好年笑道,“我回头给你借头骡子使。”

虽没用背篼,百合到底给青松收拾出一麻袋东西,里头肉食、米面油盐、玉米红薯等物一大堆,还有两副兔皮的护膝,专给老俩口护住膝盖免得冻坏。

没过多久,汪小福跟腊梅也大包小包地过来,除去青松自个儿买的年货,还有腊梅从城里给她大姐姐夫带的东西,美酒糕点、木梳耳坠之类的一大堆,吃的用的都有。

百合看得眼花:“这些个东西!你不好好留着自己过日子,净乱花。”

腊梅不服气地说:“许你给我花钱,就不许我给你花钱?”她那饭店生意不错,日子很是过得,日子一好,她就想报答百合,“这些算啥,等我赚更多钱,还要买金钗给你戴哩。”

宋好年不禁道:“你别忙,你大姐的金钗该我来买,你凑啥子热闹?有那闲钱,你给自己买去。”

腊梅得意地看汪小福一眼,汪小福笑着说:“大年哥,腊梅要穿金戴银,自然是我给买,她的零花钱想给大姐花,我们都没意见。”

几个人说笑一阵,宋好年出去借来骡子,鞍子左右拴上两个麻袋叫青松牵着走。送走青松,汪小福和腊梅又接汪大娘回家,腊梅说:“明儿扫尘,等后日去我家吃饭。”

“成,你都开饭店了,我们总得去尝尝你的手艺。”百合跟宋好年目送那小夫妻两个搀着汪大娘走远,互相看一眼,瞧见对方一脸欣慰,都笑出来。

他们两个,一个是当人大姐的,一个给人当义兄,他们如今还没孩子,平日里看兄弟看妹子跟看自家孩子没啥两样。见汪小福跟腊梅过得好,他们同父母一般高兴。

小夫妻二人都晓得对方要说啥,一时竟不好说出口,只脸色有些泛红。末了还是宋好年先开口道:“外头冷哩,先进屋里去罢。”

豆腐店开到腊月二十七,往后就要安心过年,直到正月初八才重新开门。这两日十里八乡的人都来买豆腐准备过年,店里格外忙碌,他们回去歇半晌,都得去店里加紧时间磨豆浆、点豆腐,好供应上猛增的需求。

鹤壁男科医院哪家好
平凉白癜风医院
玉林治疗卵巢炎医院
鹤壁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平凉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