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语言上的复古根本没有可行性

2019-07-08 20:45: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语言上的“复古”,根本没有可行性

文言能“复兴”吗  作者:孟昭连  近些年,随着“国学热”的兴起,一些人主张在中学课本中增加文言作品的分量,还有人提出“复兴文言”的口号,撰文论证恢复文言的必要性。  文言既然是古代的主要书面语,适当地学习一些文言知识,以便更好地了解中国传统文化,是必要的;但提出“复兴文言”,不但不可行,也没有那个必要。早在上个世纪的三十年代,就出现过一次“复兴文言”的复古运动。1934年,汪懋祖、许梦因等文人着文,提倡中小学读经并学习文言,为此他们列举了文言的种种优点,以及白话的种种缺点,以说明“救亡莫先于教育,教育莫先于文言”。按照他们的说法,文言竟有救亡图存的作用了!这种倒行逆施的复古行为,立即招来当时大批有识之士的痛斥,所以很快偃旗息鼓。值得注意的是,当时主张复兴文言的人,除了一些封建遗老,也不乏五四时期主张白话的青年。鲁迅先生解释其中的原因说:“秀才想造反,一中举人,便打官话了。”这里所说的“官话”即文言。如此说来,“复兴文言”的实质并不在于文言有多少“优点”,而在于它在当时是区分官与民的一种标志,如果大家都用白话书写,官民话语就会“混为一谈”。  只用鲁迅先生的说法分析当代“复兴文言”的现象也许不太全面,因为现在有人打的是“恢复国学”、“继承传统”的旗号。但“国学”也好,“传统”也好,我们需要继承并弘扬的是其思想精华,而并不是文言本身。文言虽然是一种使用了两千多年的书面语,为承载中华文明做出了贡献,但它毕竟是一种脱离口语的文字,难学难记,导致古代中国人识字的很少,国民素质低下,所以客观上也有阻碍社会文明进程的负面作用。封建统治者和文人士大夫,正是利用了文言的这个特点,长期实行愚民政策,垄断了“话语权”。与文言相比,白话是记录时代口语的书面语,不但在反映社会生活、表达思想感情上更为真实生动,而且也更易于学习,这对于普及文化、提高国民素质是极为重要的。近代的有识之士推动的白话文运动,正是为了实现启发民智、救国救民的崇高目标而发起的。近百年的历史已经证明,白话代替文言,是一种历史的巨大进步,也是符合语言发展必然规律的。  鼓吹所谓文言的“复兴”与“回归”,是一种相当糊涂的认识,说得严重些是要开历史的倒车,实行语言上的“复古”,根本没有可行性。今天已经是一个科技高度发达、语言变化十分迅速、传播手段日益更新的时代,无论是丰富多彩的社会生活,还是人们的所思所想,都难以用两千多年的数量有限的秦汉语言来表达。偶见报刊有人以文言作诗赋,内容大多是写风花雪月、山川河流这些千年不变的自然景物,而不敢写当代社会生活,因为现代的新事物太多,文言没有与之相对应的词汇。比如现代生活中的电脑、、打的、航天飞机等,用文言如何表达?所以有的旧体诗赋对现代生活虽偶有涉及,作者也要在文下加上大量的白话注释,形成了自己为自己作注的创作“奇观”,语体文白混杂,不伦不类。这正说明以古代文言写现代生活,必然要遭遇“捉襟见肘”的语言困境,而这也是不可能克服的。文言“复兴”的不可行,正在于此。

拼团的小程序
微信抽奖小程序制作
微信签到小程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