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卖“古董”的黄阿婆

2019-09-14 06:16: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要:闲聊中一位老太婆问她:“据说你去卖了‘银’(淫),你家是哪里来的银子?是怎么回事?” 另一位老太婆插嘴说:“有人说你是卖了‘孙’(身)。这些人乱讲话,你的‘孙子’(身子)没有被卖啊!” 黄阿婆说:“我卖的不是‘银’(淫),也不是‘孙’(身),是卖的黄朝时的古董。一些人乱传说,我家没有银子。我有孙子,我会卖掉我的宝贝孙子吗?” 一
没有乐趣,孤单寂寞的黄阿婆常在那买了几年的陈旧彩色电视旁混时光。有好多次当她看到电视里一个坛坛罐罐就价值上百万元,她好羡慕,她那对老花眼总是目不转睛,还会自言自语:“这个坛坛罐罐这么值价,我活几辈也挣不这么多钱。不知什么时候这机会才能够轮到我自己,使我也成为一个百万富婆,成为一个千万富婆。”
黄阿婆就住在黄家沟里黄家大院,院子里从前好几十个人居住,现在院子里就住着一位黄阿婆和邻居共计四、五个人了。黄阿婆今年近六十岁,她年轻时到夜校读了两个月晚上的识字课本,她认为她能够认得自己的名字,也能写自己的名字和几个汉字,就是一位了不起的女强人,一张嘴巴四处声张,花甲年龄的她那声音还是年轻时那么响声,说起话来的声音几里路都能听见,在他人面前显示她那能说会道的本领和不服老的意志。
那天邻居阿山的鸡进了她的家,她拿起棍子就追打,这鸡飞跳起来。鸡跳到她家桌上,将她家的碗在飞扑中跌于地下打碎了。
黄阿婆脑子灵机一动,这不是发财的机会来了吗?她找到阿山焦急地说:“你家的鸡将我的碗打烂了,这个碗是远古时代留下来的哟,是古董,价值几百万。看你怎么赔钱给我。”
阿山想了想,这位横蛮的老太婆,把这只鸡送给她能了掉这件烦心事吗?我三十刚过的年轻人,不跟她这位老年人计较。让人有福,作为邻居,吃点亏无妨。但是送也要送得有方法,不然这个老太婆会纠缠不休。他思考了一会儿说道:“大婶,你去找村干部来签赏,你这古董碗到底值多少钱?我估计最多值一百元,因为这是清朝末期的产品,不是很古老。”
黄阿婆听了心想这个粗糙的碗市价最多值两三元钱,阿山自己就认为值一百元,我也占了,如果在价格上再敲诈他五、六百元,调解下来也许能得到两三百元。黄阿婆把村长叫来,村长听了她的讲述,看了她被打碎的碗说道:“这碗不是古董,价值一两元……”
村长的话还没说完,黄阿婆就闹起来:“你这个贪官,人家阿山都说这碗价值数百,说是什么什么朝代的嘛。啊,想起了,是黄朝时代的也,几万万年了哟,你说起来就一文钱不值了。”
村长问阿山:“你说出了此言吗?”
阿山说:“我们是邻居,长期麻烦你来调解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问心有愧。如果全村村民都这样,你晚上不睡觉也调解不完这样的纠纷。这只鸡就算不是我的鸡了吧。这只鸡刚才在我家飞跳又打烂了只古茶壶,这茶壶也是宋代制品。”
他说着叫她老婆把捆住双脚的鸡和打碎的茶壶拿到几人面前说:“这茶壶打烂了也就罢了,人何必跟禽兽一般见识呢。这鸡不知是谁家的鸡?也许是大婶家的吧?”
黄阿婆说:“就是了。没想到这只鸡就是我家的鸡啊,我家共八只鸡,昨晚数了一下是少了一只。你茶壶打烂了我没在场哟,我不得赔钱。”
阿山说:“我也不要你赔。”
双方再没有话说了。村长见他们自愿协商下去了就离开了。阿山妻很不高兴,阿山对老婆说:“我们不久就会在这座老院子迁走到城里去住,此处就会剩她(黄阿婆)一个人居住了,相处几十年,这只鸡就算送给她这位老太婆了。能忍让方为志士,愿吃亏并非痴人。给她一点小便宜,少得几天几晚安宁。”


黄阿婆把那只鸡杀了,一个人啃啃咬咬吃了两天,剩下的有臭味她才倒掉了。黄阿婆想,这碗还是有价值的,一只五、六斤重的鸡市价就值近百元。估计这个碗也要价值五六百或者上千上万元,这样的碗我家还有好几十个,何不拿到市上去卖,有识贷者购买了我不是就发大财了吗?她想了好几天,最后到邻院小孩处借来毛笔用纸这样写着:急需钱用,出售老姑洞。这姑洞是黄朝的。
本是“古董”二字,她写成了“姑洞”,她也不知什么明朝、清朝,她听阿山说的清朝而她记忆里却成了黄朝。她写好后第二天就拿着碗到镇上一休闲园子里将她的广告放在碗边,她坐在那石凳上用扇子扇起凉风来。她坐了很久,都没有收藏家来购买,有些人看了广告冷笑着离开了。
一个小女孩牵着妈妈的手,看了看坐在哪里的黄阿婆后问妈妈:“妈妈,那婆婆她在哪里卖什么啊?”
妈妈说:“少管闲事。那老太婆有神经病。”
又有几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娃娃围着看起来,他们并不是看碗,而是看那黄阿婆写的广告。
“什么‘姑洞’哟?洞里有仙姑吗?”一个娃娃吼起来。
“他妈的什么仙姑洞、毛狗洞、野猫洞……”一个娃娃又偏起头张牙舞爪的样子吼道。
另一个年轻娃娃说:“老太婆,你说的是不是黄家山那个仙人洞?怎么你来把那洞卖钱呢?”
黄阿婆站起来用手指着他们说:“你几个娃娃还有奶气味,不要在本婆婆面前胡言乱语,我孙子大的都比你们小不了多少。‘眼’也好,‘洞’也好,你们不是从你妈那眼里、洞里钻出来的吗?请说话要文明。”
几个娃娃见黄阿婆怒气冲冲散开后边走边说:“这是个叫化孑老太婆,那碗放在哪里是装钱的。估计她没有房子住,晚上就住那山洞。”
“你们理解错了,老婆子是卖碗,她写的‘黄朝’是‘黄巢’,那个起义首领,这碗也算是古董,她把‘古董’写成了‘姑洞’啊。”一个戴着眼镜的小伙子说。
“原来是这样!哈哈……如果真是黄巢的饭碗,哪就会价值连城的。我们去看看,拿点子钱买下来。”几个小伙子大笑起来,“走,去把那碗买下来。”
几个小伙子又围住黄阿婆。戴眼镜的小伙子把碗拿在手上看了又看问道:“老太婆,你这碗要多少钱啊?”
“你会买吗?这是黄朝时的碗,如不需钱用我不会卖的。就便宜卖一万元……”黄阿婆说。
黄阿婆还没说完戴眼镜小伙子就说道:“一万元?一百元你卖不卖哟?”戴眼镜小伙子说完就把碗放在地上叫大家走开。
“不卖!一百元能卖到吗?不要认为我老了就笨起不知道要钱了。看你几个娃娃也没有几千几万来买这宝贝,今天你们总想把我这宝贝骗走。”黄阿婆双手拿住碗大声说。
黄阿婆久坐,再没有人上来过问了。太阳晒她身子了,她来到里面大树下就地坐下。她正要眯上眼睛打盹时,一个年近七旬的老人,他秃顶后脑有稀疏头发,被他向后梳得光光的,穿着白色衫衫,手拿扇子慢慢走了过来,他站了一会儿,看了看碗边的广告,暗自笑起来。他又看了看黄阿婆脸胖胖的,身体还很好,穿的青色连衣裙也干干净净,齐耳的短发梳得巴巴适适。他估计她不会是精神病人。
他拿着碗说:“你这碗卖的?又算什么古董哟?”
黄阿婆说:“你愿意买吗?是黄朝时代的哟。电视里卖几十万几百万一个。”
老头听了笑了笑说:“你这个值不到多少钱。”
老头说着话手机响了,他一边接听用左手把碗递给她。她没有接碗,碗掉在了地上。
她慌忙从地上捡起碗一看,碗边烂了黄豆那样大的缺口。她说:“你买或不买,不要砸烂了。你砸烂我这宝贝,请你自觉赔偿。”
老头说:“我把碗给你是你自己没有拿住,怎么怪我呢?”“你打烂碗还怪我,自觉赔偿。”
“看你是个女人,赔你五元钱。”说完摸出五元钱递给她。
她大吼大叫:“现在这五块钱有多大价值?你是老人了,我这碗价值几百万哟,我今天原谅你,就赔两百元吧。”
老头也大吼:“你那东西值两百元?你是个骗子啊!再赔你五元。”说着摸出五元递给她就要走。
她怎么会让他走,这个黄老太婆方圆几个村知道她火辣,不好交道。从前多少事让人谈起都忍不住笑。
她从前多少事让人笑掉大牙。那年那天到镇上一面食店去吃碗包面。包面就是用灰面块里面包肉馅称为包面,刚吃完她就大吼起来:“你这包面一碗多少个?”
“二十个。”店老板说。
“你欺负我不识数的女人?我数了数我只吃了十八个。”黄阿婆大吼说。
在场有人说:“没有钱两三元就好话一句,何必这样来找麻烦。十八个,你又没有当着人数,只有用刀把你肢肚皮划开让大家看看到底是多少个,二十个说成十八个谁知道呢?”
黄阿婆听了大骂起来:“你是老板的舅子吧!我会骗老板两个包面呢?”她拍桌蹬脚说,“老娘就拿刀来你把我肚子划开你亲自数数看。”
她说完就去拿菜板上的菜刀。老板挡住她说:“对不起少了两个,这碗包面我送给你吃,你就冷静下来吧。”
“送给我吃,我没钱混吃你的?就几元钱嘛,我身上几十元都有。”黄阿婆一边说一边拍胸堂。
老板说:“不吵了,我给你补上两个包面。”
有次黄阿婆上街买肉,黄阿婆要带上一杆称,她把买来的肉一用称量,差了五钱,她大吼:“欺我老太婆,这两斤肉少五钱。”
卖肉人不服用称一量一钱不差,两个就争吵起来,黄阿婆就在肉摊边大闹不止,后来别人来调和补上五钱肉她才离去。
她院子屋后竹子,她家竹子笋生长在邻居地里,邻居待笋长高大成竹砍伐,她挡住说是她家的竹子,村干部调解乡干部调解多少个夜晚,都是吵闹而终。还有她家鸭死了怪邻居毒死的,鸭生蛋,蛋变鸭,一只鸭要赔上千元。多次调解无效,吵闹多年。
今天这老大爷遇上了她,就等于遇上了藿麻草。黄阿婆她双手抓住他的衫衫。二人抓扯起来,老头的衫衫烂了,但男人露身不怕羞,她的连衣裙也扯烂了,露出身子女人就顾羞,但她仍逮住他不放。她大吼:“你这人,怎么这样?现在这十元钱能办什么事?十元钱能买什么东西?抓坏蛋啊!把我裙子撕烂了……”
这大吵大闹引起一群人围了过来,她继续大喊抓坏蛋。远处的人听到有女人喊抓坏蛋,大白天这里还有强奸案发生。有人来救呼喊人了。这些快迅来的人一看这老头是刘大伯,早年在一家国营企业里任会计,现已经退休多年。他老伴也死了多年,子女安家立业,他常年过着寂寞的生活。几位喊着刘大伯,刘大伯说:“今天遇到个骗子,拿个烂碗充文物卖,我不买强迫我买。”
黄阿婆哭着说:“大家帮助我这老太婆快报警啊!把我裙子都撕烂了,大白天呀……”
“你用一个碗想骗我,张口就要几万,你这骗子!”老头大声说。
引来更多人看热闹。一个中年妇女从包里拿出一件衣服给黄阿婆穿上说:“都是当婆的人了,闹起影响不好。”
有人说这是一对老夫妻在打架。有人说这是一对老年人 ,十元钱太少了。
也有人说这老太婆是罗冲的母亲。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说:“罗冲是我的好朋友,读初中高中坐一张凳子。”他说着来到黄阿婆的面前说,“伯母,我是你儿子罗冲的好朋友,名字叫周贵。有些事闹起来不好听,只要没有给你带来伤害,你们先总是有言在先,这事就罢了。”
“罢了!但是他打烂了我的碗,那碗要值很多钱,是黄朝时的哟。”黄阿婆说。
周贵从地上把碗捡起来说:“看,你这碗并没有烂。这样的碗又能值多少钱呢?”
黄阿婆接过碗一看说道:“这碗还是烂了啊,看这边上有个新的缺口子。”
周贵又把碗看了看,来到老头面前细声说道:“大伯,我们男人心胸开阔点,看这老太婆性子急,又没文化,吵闹起来影响不好。节约点,十元钱太少了,这次给他一百元钱,就说是烂了碗边的赔损。各自散了吧!免得大家议论纷纷。”
老头沉默不语。
周贵又凑到老头耳边细声说:“大伯,看来不是为碗口缺了一点吵闹。你们心中明白所作,你何必这样呢?寂寞无聊,就明媒正娶嘛,就在家里夫妻恩爱,同享晚年。在这样在林子里冬天光着身子受冷,热天光着身子被蚊子咬,像畜牲一样不分场地交配,人是高等动物啊。忙忙碌碌又怕被人看见,这又得到了什么幸福?过了那阵子肉体上的快乐而留下的是更多痛苦。侄儿给你牵线,男婚女嫁,光明正大。”
老头听周贵这么说,叹着气说:“今天遇到了。黄泥巴掉进裤子里,不是屎也是屎。我不是嫖客,她也不是……”
老头说着就摸出一百元钱叫周贵交给黄阿婆。
黄阿婆擦干眼泪,拿着一百元钱走了。过了一会儿她见四处无人,又把碗拿出来看看后自言自语:“我这碗是很宝贝,缺了黄豆那么点口子就值一百元。”她高兴地笑了。


黄阿婆刚回到家,阿山和老婆对她说:“大婶,这两天就在我家吃饭,等两天我们就要搬家了。我们就难得见面了,你今后到城里来耍哟。”
黄阿婆听了这话心里好难受,这时她才感到有邻居的生活才愉快。邻居走了,只剩下她一个人在这里了。她眼里有泪花了:“你们走了,院子里就剩下大婶一个人了?大婶好孤独。”
两天时间混得真快,这两天他们之间多亲热,真是依依不舍。阿山的家物装了一大车,一家人就这样走了。走了,走了,再见了!
她也想走,她想到外省几个儿子打工处去带小孙子、小孙女。她又不愿去,她舍不得她房前屋后和地里这些果树,那些核桃、梨子、红枣、桔子……;她舍不得她这二十年前修的楼房,是她和丈夫勤劳、省吃俭用修成的;她舍不得院子不远处那座坟,那就是埋的她的丈夫罗石匠,她觉得他没有死,每当她有好吃的她就要用碗端到他坟前,给他点香,给他烧纸,给他跪拜。她的罗石匠到阴间去了近二十年啊,她辛辛苦苦把孩子们带大,娶了儿媳妇,有了孙崽孙女。多少次媒人来谈亲事,她一口谢绝,她说:“我那罗石匠还健在……”

共 7086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看罢此文,有心的读者当会心一笑。黄阿婆的蛮横,黄阿婆的刁钻,到最后,都成了一场喜事的铺垫。留守老人的酸甜苦辣,在当今这个社会,亦是颇为常见是事情了。他们在现实中尴尬的处境,该谁为之操心,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文本所讲述的故事,并非一个荒诞的传奇,而是活生生的现实。作者语言诙谐,饱含生活趣味,让人在阅读中,不由自主,感受到愉悦的体验。推荐共赏!【编辑:庄明】【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010407】
1 楼 文友: 2014-01-0 17:54:16 宏声老师:您好!
欢迎赐稿江山文学网!这是我在江山编辑的第一篇文字,很高兴能为您服务,按语不周之处,敬请谅解。祝您写文愉快! 飘着的庄明。
2 楼 文友: 2014-01-0 18:2 :5 写得很好!是网络让我们走到了一起,是文学让我们走得更近。携手前进!
 楼 文友: 2014-01-0 19: 2:58 两位老师应该是非常有缘,同时进入编辑部,又见两位相互尊敬,相互欣赏,更是难得的缘分。问好二位。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
4 楼 文友: 2014-04-14 2 :21:54 有作家言: 小说最大的挑战不是主题,不是结构,不是语言,而是细节,情节只能组成小说的骨架,细节才是小说的血肉。 优秀的小说当有细节之魅!读到好的小说,当顶!
回复4 楼 文友: 2014-04-15 10: : 谢谢铁禾老师读评宏声拙作!向老师问好!小孩子口臭是什么原因
小孩流鼻血
小孩中暑怎么办
两岁宝宝流鼻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