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涉事园长谈及喂药动机出勤率被频频提及

2019-06-09 03:56: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涉事园长谈及喂药动机“出勤率”被频频提及

“妈妈,我以后再也不会感冒了”,一句无意间的童言,让西安一所幼儿园深藏多年的丑恶秘密曝光于众。一周内,吉林、宜昌接连曝出“喂药事件”,社会震惊,家长痛心。

值得注意的是,在已有调查中,涉事园长谈及喂药动机,“出勤率”一词被频频提及。而出勤对尚处幼儿园的孩子来说,有那么重要吗?这出勤率,究竟是为谁而“保”呢?

退费是“竞争点”——

“多请几天假就能退回2500,以后我也这么干”

涉事幼儿园与“出勤率”纠葛在一起的,是关于“退费”的制度。令许多民众不解的是,学生即便翘课,学费也没有再要回来的道理,为何幼儿园的费用可以退?

“幼儿园不属于义务教育,很多家长只是把幼儿园视作单纯的托管机构,所以不能像学校一样不来也不退钱。”湖南株洲某大型民办幼儿园教师梁梦露告诉本报:“而且很多孩子其实都有老人带,上幼儿园只是觉得到年龄了,该去了。但往往天气太冷不送,太热不送,下雨不送,孩子哼哼撒娇也不送……我们班就常有睡懒觉不来的。”

北京3岁半男孩的爸爸张旭印证了这个说法,去年把儿子送入一家公立园,却隔三差五地往家接。“入冬后孩子本来就容易生病,有时刚好差不多,送过去又病了。我们有什么活动、休假,想着孩子以后上学不好请假,也都尽量带着他,1月份就基本没怎么去幼儿园。”

公立园不退托费,好在每月一千多,不至于心疼。“我朋友的孩子在大兴的私立园,每月3600元,上22天,这一天就合将近200块啊。孩子不去,老师不也少看一个吗,不退钱多亏啊。”

“我们幼儿园在株洲地区收费算低的,每年学费也要八九千元呢。”梁梦露认为,“退费”是民办园较为普遍的现象,“也是为家长着想。”

入园不适、抵抗力差、想睡想玩……种种内外因素导致幼儿更加“容易”缺勤。加之幼儿园收费不菲,是否可以给缺勤的幼儿退费,成了许多幼儿园,尤其是需要自负盈亏的民办幼儿园的一个“竞争点”。涉事的枫韵幼儿园便是一所西安的民办园,规定孩子如超过10天缺勤,可退一半托费。

重庆红岩幼儿园教师周安民介绍,他所在的是一家公立园,缺席5个工作日以上才退伙食费,但每月400元的保教费是不退的。据他观察,幼儿园本来就有淡季,“1、2、6月,很多孩子会出去玩,10天的退费‘线’很容易达到。”

而当“退费”能以千元计时,家长们会更仔细打打算盘。上海高女士的女儿刚刚入托一家私立园的小小班,每月5000元的托费,上不满10天退一半。出于“适应”的考虑,目前只要能送,高女士就把孩子送过去。但她发现,邻居会专门算着天数来送。“出去玩了几天,或者生了场病,就索性再多休几天。”多请几天假就能省下2500元,高女士不免开始琢磨起来。“过段时间,等女儿上了小班,我也这么干。”

“有退费政策肯定是为了方便招生,”周安民分析,“退费条件松,又能退一半的钱,家长就容易被吸引。”[1][2][3][4]下一页出勤率关系“钱”与“名”——

“非但160元的出勤奖拿不到,基本工资还要倒扣40”

“退费”是把双刃剑——当幼儿园吸引到了生源后,接下来需要千方百计地保证出勤率,以防揣进口袋里的钱再被“掏”出去。出勤率成了关系到园方收入的重要因素,一定程度上几乎可以和“钱”画等号,个别利欲熏心的经营者甚至会采取如同此次事件般极端的手段加以维护。

而更多时候,幼儿园会将出勤率与老师的绩效奖金挂钩,一方面直接调动老师的积极性,另一方面也将经济风险“分散”到老师们身上。

由于天气、旅游等原因,1月份梁梦露班上孩子的出勤率只有62%,远低于82%的标准。园里规定,差一个百分数要扣掉10元,总共得扣200元。算下来她非但当月160元的“出勤奖金”拿不到,基本工资里还要倒扣40元。“出勤率是用班级孩子总出勤天数除以本月应出勤天数来算的,园里要求小班82%,中班88%,大班92%。我们班28个孩子,其实按幼儿园的计算方法一月出勤只有46%,考虑到太低,园长把整月没来的名额剔除了才有62%,不然罚的钱会更多。”

虽然在微博上郁闷地直呼“到手的钱比基本工资还低!”但小梁称自己能够理解园里重视出勤率的初衷。“我们园一次收五个月的保教费和每月22天的伙食费,每月幼儿若来园不足五天退半月保教费,超过五天就不退了,伙食费少来一天退一天。幼儿不来园就要退费,园里收入会受到影响。”站在这一角度,她认为幼儿园喂药以提高出勤率的行为虽然极不可取,称得上“丧心病狂”,但背后却存在着复杂的制度问题。

即便在不实行退费制度、老师收入也不与出勤率挂钩的幼儿园,激烈的竞争依旧使得园方不敢忽视对出勤率的提升。

“我们费用收得低,一次收5个月的,总共托费一千五,伙食费七百。除非孩子整学期都没来几天,一般缺席的话就不退费了。”合肥某民办园教师王静坦言,她的工资不受出勤率影响,唯一跟工资挂钩的是每月的“安全费”——班里有28个孩子,工资中就有280元作为“安全费”存在。“如果某个月孩子因为我的工作疏忽,发生了意外,安全费这块就没了,还要道歉。”

每天早上,园里会挨班统计出勤率。有没来的,老师们需要依次打问家长,“不是催促,而是侧重于沟通、了解情况。”

附近小区有好几家民办园,在竞争中口碑极为重要,园长十分注重声誉。“来少了学生,怕别人传什么不好的话,说我们卫生啊环境啊有问题,影响生源。像现在这个季节,出勤率低的时候,尤其要求我们做好教室、学生水杯、饮食的消毒工作。”前一页[1][2][3][4]下一页退费制度怎么改——

民间呼吁:“将幼儿园纳入国家义务教育”

喂药事件曝光后,在谴责经营者无良行为的同时,一些原本诟病于自己孩子所在幼儿园“来不来都不退托费”的“霸王条款”的家长们,开始转变态度,庆幸自己的幼儿园没有“保证出勤率”的动机。

陈女士5岁的女儿就读于北京一家公立园,每月1080元的托费,只要去了一天,就要全交。那怕一天都不去,也得交400元的占床费。另计的伙食费需要请假三天以上,才能按每天12元的标准退。严苛的退费标准反而令陈女士颇为心安,“至少我不用担心幼儿园为了一天12块钱给孩子吃药。”

“都是钱闹的,逼迫幼儿园为了利益为非作歹,”张旭感慨,“家长挑那些退费条件松的幼儿园上,幼儿园只好迎合家长,把家长养得更‘刁’。为了赚钱,无良幼儿园再想‘歪招’,这不是恶性循环吗?”

更多家长指出,应在制度上改革将“出勤率与幼儿园经济挂钩”的问题。友“故道有白云”认为,民营幼儿园获得国家补贴有限,经营压力大于公办园,应改革幼儿园退钱制度。“四月不当牙套婶”称,孩子上的北京公立园,出勤率和老师的奖金挂钩,总是鼓励孩子有病也坚持送。她质疑,“带病去肯定增加互相传染的机会,学校制度有问题。同时也可想见幼儿园经费不宽余,希望国家更多投入。”

作为教师,梁梦露也期待幼教行业的制度可以更加完善。“幼教待遇不高,长沙公办园教师的收入也不过3000多元,均数应该是2000多元,有些合同工可能只有1000多元。”她的奖金与出勤率挂钩,但当出勤率降低被扣钱时,她却“享受”不到孩子少而带来的轻松。“带10个孩子和带30个孩子工作内容是一样的,幼儿园3个老师带三四十个孩子,就算只管玩都很辛苦。”

王静的收入还要更低一些,“每月不足两千元,还没有保险。”她透露,园里最高的幼师工资也就两千多元,“好在我们是不退费的,如果出勤率跟幼儿园收入挂上钩,压力会更大。”

友“吾居榕树下”建议,最好的办法就是将幼儿园纳入国家义务教育范围。这样幼儿园的收入不会因孩子不来受到影响,家长也可减少经济负担。而据梁梦露的观察,国家近几年已经在渐渐加大对幼儿园教育的财政支出。“我们集团旗下四所幼儿园,有两所是普惠性的,国家每月给每个孩子补助100元,500元的学费家长只需要出400元就可以了。”前一页[1][2][3][4]下一页【正说】

“家长个人权利和幼儿园权利没结合好”

范佩芬(知名幼教专家):公立幼儿园有国家补贴,即便退费,也不会影响收入,所以对出勤率要求并不苛刻。一般的公立园没有对出勤率做强制规定,也不会把出勤率和幼教老师、员工的工资挂钩。

但在很多民办幼儿园,出勤率和班里老师工资挂钩的现象还是存在的,各个幼儿园的规定可能还不一样。因为民办园涉及到经营成本等问题,如果孩子出勤率低了,收入肯定受影响。一旦有流感等情况,整班整班的孩子都请假了,不仅老师工资发不下去,幼儿园都有可能无法维持,这种对出勤率的要求在一定程度上促使了给孩子吃处方药的结果。

给孩子吃处方药是不对的,究其根源在于退费规定不合理。说句实在话,幼教老师的待遇是很低的,但是工作强度很大,孩子不能磕着碰着,还要对孩子进行教育。幼教老师的压力很大,并且特别要求具有心、耐心。我们行内有个说法,“有本事不干幼教,没本事干不了幼教”。孩子缺勤需要退费,是没有把家长的个人权利和幼儿园的权利结合好。

原标题:涉事园长谈及喂药动机“出勤率”被频频提及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前一页[1][2][3][4]

病因病机
当代名医
星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