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写情书

2019-09-14 06:54: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要:小杨姑娘最近愁眉不展,摆在眼前的情感之坎无力逾越,差点用卧铁轨的方式消忧…… 服务员小杨总喜欢在院子里梳头。
每天早晨,她站在窗台外边的一盆灯笼花前,一边呼吸新鲜空气,一边娴熟地挥动粉红色的塑料梳子,把她那长长的秀发疏理得光滑亮丽,像一条悬挂着的黑色绸缎。可在今天,她更改了新招:不知什么原因,她把梳子换成刮子。在刮子把手的另一端,钉着许多根锈蚀斑斑的钉子,而钉子尖是朝外的,它是刮鱼鳞的专用工具。即腥味十足,又很污浊,不知道她是怎么弄到手的。此时,只见她缓缓地把刮子举起来,就要插入头发里。我见她行为怪异,急忙喊:“小扬,你在做什么?”
“梳头呀。”
“你用什么东西梳头呢?”
“当然是……”她回答半句,好像有所领悟,才收回那只手,把刮子拿到面前看了一下,然后“啪”的一声摔在地上,并低语骂了一句:“嗨,真该死!”
小杨梳洗完毕,走进厨房里准备做早饭。刷锅时她竟然忘记使用炊帚,而是用刚梳过头的梳子在锅里慢慢地划动,好像一位内画大师在漫不经心地描绘内画。
“小扬,你又做什么?”我又喊一句。
“刷锅呀。”
“你用什么东西刷锅呢?”
她又一愣神,索性堵气把梳子仍进灶膛里,灶膛里立刻冒起淡绿色的火苗。然后,她又骂了一句:“嗨,真该死!”
她心不在焉,也弄不明白她骂的究竟是谁。今天她把各项工作都做得很糟糕。切菜时,刀刃切伤了食指,害得我带她去医院跑了一回;端菜时,上错桌,惹得顾客不满意。她到底怎么啦?以前她总是把各项厨务都打理的井井有条,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漏洞百出,一塌糊涂。看她头发梳理得也不是很整齐,表情有些呆滞,说话答非所问,精神有些恍惚。我猜想她一定在哪里出了什么问题。我知道,她的恋人在丹东当兵,莫非在这条河里掀起了波涛?
下午,她换上一件崭新的衣服,从饭店后门忧心忡忡地走出去,一脸愁眉不展的样子。距离饭店不远处有一条大秦铁路,是运输煤炭的专线。她去那里干什么?前些日子,在铁路附近曾出现过一起交通事故,是因一对儿夫妻吵架,气头越闹越大,妻子想不开卧轨被列车轧成肉泥!看她今天的异常表现,莫非她也……我担心起来,不敢往下想,就悄悄地尾随在她身后。她走走停停,最后在铁路旁边站住了。
这时候,一列火车由西向东疾驰而来。天哪!不好!我看见她的身子微微向前倾,似乎要扑过去……我急了,一个箭步冲上前,一把抓住她的后衣襟,把她吓了一跳。
“你什么时候来的?”她问。
“你要想干什么?”我反问。
“什么都不想干,只想散散心。哦,你以为……”她很勉强的淡然一笑。
火车“哐啷哐啷”地开过来,然后,又“呼隆呼隆”地远去了,最后消失得看不见了。可是,小杨还是向火车开去的方向久久地张望着。她知道:在那很远的地方迷漫着雾气,再很远很远的地方就是她恋人的军营。她好像看见她的恋人和战友们正在进行紧张的军事训练。他们趟过湍急的河流,穿过一片茂密的树林,又跃上一座高高的山岗……汗水湿透了他那浅绿色的迷彩军装,鲜红的帽徽和领章在阳光下闪闪发亮……这列东行的火车,好像把她的心也载走了,载到她无限向往的地方……我看见她的眼睛里闪烁着晶莹的泪光。
我曾听她讲述过,她的恋人去参军时,就是乘坐向这个方向开去的火车走的。那时,她也在火车远去得看不见了,仍然恋恋不舍地眺望着,并使劲地挥着右手,用左手手背不停地擦着依依惜别的泪水……
第二天,她的精神更加消沉。她是在偏远的小山村长大的,来我饭店打工之前,还当过村里的妇联主任,她是不甘于家中的寂寞才出来闯荡世界的。在这座距家乡百里开外的静宁县城,她举目无亲,偏偏又遇上一道难于逾越的深坎,她感到身孤力薄,束手无策。
在午后的一段空余时间,我拿出一幅扑克牌,对她说:“小扬,你算命吗?”
“算呀。”她强打起精神。
我知道,人在运气不济时,大脑常常被什么杂七杂八的东西所迷惑,一时间跳不出圈子。在这样的情态下,需要用另类方式打开几近僵死的局面。当前,还有些人信宿命论,尤其是北部山里的人。我猜想:小扬可能也不例外。
我让她在一堆牌里任意抽出六张牌。我用这六张牌排成八卦图形,然后,我开始煞有介事地解读:“从八卦图中显示,互卦克主卦,小杨,你的处境不妙耶!”
“哪里不妙?”她惊愕。
“你看,这三张黑桃,就是三个阴爻,它们代表三个女人,当前你就是被她们所困。”
“她们都是谁?请解释清楚,什么意思?”
“是两个中年妇女和一个青年女子。这就是说,可能是你未来婆婆和她的一个女眷联手,想把另外一个姑娘嫁给你所喜欢的人。”
“啊,你算得太准了,也太神奇了!我前天接到我男友寄来的绝情信。他变了:变得即无情无义,又丧失良心,害的我哭了整整两宿。其实,他妈当初就不同意我俩的这档婚事,非让儿子娶她表妹的女儿不可。我该咋办吶?真是愁死人了!”
“那你还爱他吗?”
“当然爱。若不为啥愁呢?你再仔细算一算,我男友的态度能有所改变吗?”
“现在,他站在十字路口,虽然倾向于你,但又难违母命。”
“怎么办哪?还有回旋余地吗?有救吗?”她显得很不安,两手不停地搓动着,眉头凝成一团芥菜疙瘩。
“有救!”我肯定地说。
她一时兴奋起来:“快想办法破解呀,我要拿重金酬谢你!”
“酬谢就不必了。我又不是财迷心窍者。我首先建议你立即写一封情书,内容要用你的全部真爱灌注,只字不提上一封信之事,权当没有收到。”
她犹豫一下,说:“这能成吗?”
“当然能成。我保证。”
“你的提法倒是不错,不过我的文化底子浅薄,恐怕言不达意呀!”她眼神里刚刚映出的光辉又突然熄灭了。
“这不难,如果你信得过我,我可以代替你书写情书。但必须先把你俩的秘密之事向我毫无保留地披露,我才能设法帮你请君入瓮。”
“好的。”
她略微思索一下,好像在整理并未完全散乱的思绪,然后开始轻声讲述……
写罢。她从我手中接过笔,在信笺下方空闲处,画了一队展翅高飞的大雁。没想到她绘画的基础较好,画品也很逼真。我又顺便在雁队旁边提一首小诗:
大雁,飞吧,飞吧
飞过我的头顶
飞向遥远的丹东
飞到火热的军营,
大雁啊
请你仔细听
请你捎去我的心
请你带走我的情
也请你代我向他诉说
我思念他的
不醒的梦
十天以后,从小扬的宿舍里传出嘤嘤的哭泣声。我想:完了!这回真完了!小杨一定被人家彻底甩了!是不是因为我代替她写的那封情书成了南辕北辙?或许里边的措辞有所不当,增添了对方的反感情绪?我的心情暗暗愧疚,一时并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她才好。我轻轻地走进去,见小杨坐在床头上抽泣,还不停地用毛巾擦着泪水。
“难道在这条小河里你就翻船了不成?海阔天高,天下好男儿万万千,你何必要守着他一棵树吊死?”我开导她。
“你说什么呢?那棵树我这辈子守定了,”说着,她把放在床头上的一封信递给我,“这是连长写来的。”
“又是情书吗?真能啊!没想到这么快你就另攀高枝了?”
她摆摆手,说:“你瞎说什么呀,快看信哪!”
我展开信纸,信中写道:“……在一个多月前,我连战士王学友在一次军训中不慎摔倒,造成大腿粉碎性骨折。医生说伤到有关神经,可能会造成终生残废。小杨啊,是因为王学友爱你、心疼你,生怕委屈和拖累你,所以才编出谎言主动提出分手的……”
读到这儿,我的心猛然一颤!好像有一股热流迅速涌遍全身,我的眼窝不禁湿润了!我的神情仿佛飘出心宇,穿越到千里之外那如火如荼的军营,仰视到我们共和国军人的迷人风采……
是啊!我们最可爱的人对祖国、对党、对人民赤胆忠心,矢志不渝;对待亲人的情感也是最无私、最纯真、最热烈、最发至心底的!
第二天,我把小杨送上开往丹东的火车,她要去探望朝思暮想的亲人——一位令人十分敬佩的中国士兵!

共 29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打工妹小杨突然工作表现得神魂颠倒,老板巧妙地用扑克牌算命的方式,得知原因是男朋友,在部队当兵的王学友突然提出分手,便出招代她写了一首情诗,收到连长写的回信才知道,他在一次军训中不慎受伤,造成大腿粉碎性骨折,可能会造成终生残废,他是不想拖累她写分手的信,老板鼓励她乘火车去部队。【编辑:鲁励】
回复1 楼 文友: 2018-06-12 19: 9:25 谢谢老师的按语及关注支持!问好!
2 楼 文友: 2018-06-10 10:15:20 读到这儿,我的心猛然一颤!好像有一股热流迅速涌遍全身,我的眼窝不禁湿润了!我的神情仿佛飘出心宇,穿越到千里之外那如火如荼的军营,仰视着我们共和国军人的迷人风采! 仰观天文,俯察地理,中观人间,揽经史子集,只为敷衍成一则小文。
回复2 楼 文友: 2018-06-12 19:40:19 谢谢老师的点评!问好!
 楼 文友: 2018-06-10 12: 8:00 好文笔赞一个
回复  楼 文友: 2018-06-12 19:41:06 谢谢老师的支持!问好!孩子总流鼻血怎么回事
止泻的最快方法
小孩上火吃什么
孩子咽喉肿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