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苍穹邪帝 第158章 劫数难逃

2019-10-12 20:22: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苍穹邪帝 第158章 劫数难逃

看到这些人的出现.江远天不禁心中一凉.然而他却并沒有停下自己的脚步.现在的情况是.群雄环绕.稍有拖延.便回错失这唯一的机会.

再看众人.眼见着江远天毫无顾忌的冲向自己梦寐以求的天地至宝心中顿时一阵暴怒.一道道强大的攻击刹那间便向着江远天轰击而去.

一时间整个大殿中元力飞舞.风雷阵阵.大有毁天灭地之势.而江远天作为风暴的最核心.无疑在此时遭受了最为猛烈的攻击.

嗡.光芒一闪.江远天遁字诀全力发动.自从之前感受到了突破的迹象之后.遁字诀也是再次提升了很多.此时一旦发动.只见他整个人如同一道闪电刹那间便冲上了漆黑的祭坛.

祭坛上影杀依然全身心投入对石鼎和石经的沟通中.全然不知道意外将在下一刻发生.

面对如此情况.江远天左手化作一道血光大手.轰隆隆直取石鼎.在这一道手印中.江远天调出了來自仙台世界的两种神秘力量.

这两种力量.一种是黑石鼎最本源的力量.一种则是來自厄难世界的力量.与此同时他更是口中吟诵起了《混元经》的经文.

嗡.祭坛上原本在影杀不断沟通下已经开始闪烁迷蒙光芒的石鼎石经在江远天混元经出口的刹那.顿时间闪烁出一阵璀璨耀眼的光芒.这让江远天更加相信这石鼎和石经跟师父留给自己的东西绝对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这更加坚定了他要得到这两样东西的决心.

嗡.光华闪烁不断.正是和石鼎石经进行沟通的影杀顿时失去了跟石鼎的共鸣.只见他猛然间睁开双眼.在看到江远天之后顿时流露出浓浓的震惊之色.

他明白自己所做的一切都被眼前这个少年破坏了.但是他实在不明白这个少年凭什么能够做到这一切.要知道自己可是得到了主上赐予的诸多秘法才勉强让石鼎听从自己的召唤.更重要的是花费了这么长的时间.召唤才不过进行到一半.而他.凭什么如此迅速的就能完成这一切.难道他的身份比起主上还要强大不成.

这个念头的出现让影杀顿时有些失神.回头看了一眼四周.只见此时整个东灵域和中州近三成的高手尽皆对着自己两人轰击而來.虽然他们的目标是江远天.但是两人此刻在一起.难免就被同时针对了.

然而他并不担忧什么.他知道的远比其他人要多.就是云心两女都应该比不上他知道的多.从他被主上派到中州拿來了那样东西之后.他终于得到了主上的认可.得知了主上的真正目的乃是要改变这片天地.

所以主上告诉他说要让石鼎石经从这里消失.要利用这片天空之城打开天域之路.二这一步的进行过程中他可以无视任何人的攻击.因为石鼎和石经会护佑他.

果不其然.当那十几道堪称毁天灭地的攻击袭來的时候.黑色祭坛上亮起一道淡淡的光芒.就那样风轻云淡的将所有的攻击尽数拦下.

这一幕的出现让所有人心中都充满了震撼.十几名堪堪化道境的大能强者.竟然对这黑色祭坛内的一切造不成丝毫威胁.而且还在这些攻击袭來之后反而激起了黑色祭坛的结界.将所有人彻底阻挡在了外边.

是的.此时的黑色祭坛内部早就进不來一个人了.除了江远天和那影杀之外.所有人都被彻底封锁在了外边.和这里是一个世界的间隔.就连姜灵儿也是.

不过影杀此时也并沒有多么庆幸.他得到的任务时带石鼎和石经回朱雀楼.而此刻江远天却打断了他辛辛苦苦完成的这一切.让他更加不开心的是.在他看向外边时竟然看到了主上的身影.也就是说.自己所有的付出都被主上看到了.但却也让主上看到了他的失败.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任何一个人沒有办法接受的事情.于是他毫不犹豫的向着江远天出手了.只见他身影诡异闪烁.刹那间一道黑色的剑芒直取江远天咽喉.

这一刻对于这个命途多舛的少年.影杀沒有丝毫的同情和可怜.在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了他完成自己的任务.只有这样将來他才能从主上哪里获得最大的赏赐.甚至就是主上让自己一飞冲天.成就无上圣人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

然而影杀手中剑影还未靠近江远天就被一阵强大的气息轰然破开了那道剑芒.只见得黑色的剑芒尚在江远天咽喉三寸的时候.从江远天身边的石鼎上忽然腾起一阵无比浩瀚的的力量嗡的一声将那剑芒彻底吞噬.

这一幕的出现.影杀万万沒有想到.但是他试了无数遍.却发现自己根本沒有任何办法杀得了江远天.也沒有任何办法重新夺取石鼎和石经的掌控权.甚至就连靠近江远天三尺范围都根本不能做到.

这一刻影杀终于向着祭坛之外的白公子投去了求助的眼神.在他看來此刻在这个世界上应该只有公子能解决这个危机了.毕竟就连进入这神魔墓穴的方法都是公子教给他的.这可是自从万年以來绝无仅有的事情.

然而影杀却看到自己的主上白公子在看到自己投來的求助目光时笑的如沐春风.似乎对于眼前的事情根本沒有丝毫在意一般.更让他想不到的是工资只是轻轻一头.手指向着旁边一指.示意自己里江远天稍微远些.然后就那样一脸笑意的闭上了双眼开始养神.这不禁让影杀头皮一阵发麻.

他知道公子这样做一定是有原因的.但绝对不会是对自己的不满.而是实实在在的不在意这个结果.这到底是为什么呢.难道说公子对这一切一点都不在意.这只是他对我的一个考验.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如果是考验的话以公子的手段绝对用不了这样大费周章.在朱雀楼就可以轻易完成.

那到底是为什么呢.一时间影杀有些想不明白了.然而他却很是听话的退后一步.离开了江远天.让后就那样安静的看着江远天完成这一切.

而江远天对于身旁影杀和外边白公子的一切却根本毫不知情.他现在全部的心神都陷入了那混元灵宝鼎和混元经.

在一片漆黑的空间中.江远天不断的前进着.仿佛跨越了时间和空间的阻隔一般不多时便來到了一片神奇的世界.

在这片世界中一颗巨大的梧桐树安静的矗立在大地上.其上若隐若现的有凤凰的影子不断盘绕.梧桐树下一座漆黑的鼎炉正是混元灵宝鼎.鼎炉内光华阵阵.或红或白.鼎炉之前一部石经上光华氤氲.石经之前一个苍老的人影双眼中满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看到这一幕.江远天整个人都震惊的说不出了话了.只见他忽然间双眼中涌出一阵激动的泪水.喉咙不断蠕动着哽咽出两个字:“师父”.然后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似乎是听到了他的呼唤.石经前那道苍老的身影缓缓转头.露出一个淡然的笑容.一如一年多前一样淡然如水.温和慈祥.只是那道身影却在此时开始缓缓的消散开來

.如同一年前在长生观消失在幻海的眼前一般.

江远天声嘶力竭的哭喊着.他已经太久沒有见到师父了.他不知道长生观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更不知道师父到底去天域是干什么去了.他只知道师父走了.师兄也走了.

此刻他突然很后悔自己一年前非要出來逆天改什么命运.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很希望一切能够重來.那样他就可以跟着师父安静的生活在长生观中.什么都不用在意.也不会陷入这么多的麻烦中.更不会有这么多的烦恼.他好恨.好恨自己当年非要偷偷跑出长生观.

然而他知道世间之事便是如此.一旦发生就再也沒有机会更改.而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便是在前进的道路上继续勇往直前的走下去.即使这件事是错的.在他看來.天即无道何來对错.遵照自己的本心便是最正确的.

嗡.最后一点光芒消散.青云道人的身影终于彻底消失在了天地间.与此同时江远天的脑海中忽然出现了一连串复杂的信息.

一道道晦涩复杂的口诀不断响起.江远天震惊的发现那竟然是混元经.而这混元经相比于以前他得到的混元经却又更加复杂难懂.

洋洋洒洒一万八千字每一字如同皆蕴真理.每一字皆是妙语.江远天还來不及仔细参悟便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來.

只听那声音说道:“远天.所谓逆天改命只是让你走入这世界的第一步而已.你沒病.那也不是命.每个人的命都掌控在自己的手中.所以能不能活下去全看你自己.乱世将起.如果你跨不过这一劫.一切都会化为泡影.但若跨过去.你的人生从此便是数不清的劫难.”

轻轻一声叹息传來.江远天只听师父的声音接着道:“万族将现.人族劫数难逃.好自为之.好自为之……”声音越來越飘渺.越來越虚幻.而这最后一句怎么听都似乎不是对江远天一个人说的.

直到这时.江远天才明白.从始至终.这一切都是劫数.都是定数.似乎从自己出生的那一刻开始他就被卷入了一场浩劫中.

贵阳中医风湿专科医院鲁业东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地址怎么走
贵阳中医风湿专科医院李侬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的具体地址
武汉环亚中医白癜风医院金云桂
分享到: